龙九子之长子囚牛

已有 人阅读此历史 - - 互译故事网

囚牛是黄色的小龙,生来纤弱,唯独喜好音乐,胡琴上的龙头即囚牛,它双目微闭,张口和着节拍轻唱,一副纨绔子弟的做派,琴声在这里也显得如青烟缭绕。

囚牛还在龙宫的时候,就表现出了与众不同的音乐天赋。

刚出生时,囚牛就侧耳听着海上的潮汐,长久沉醉在这天籁之音里。

再后来,囚牛无师自通,掌握了各种乐理,各类乐器更是沾手就会,并且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境界。

从此以后,它抛开了所有的乐器,开始在内心深处演奏,推演出无数种复杂多变的音乐,这种技艺只有囚牛能掌握。

龙宫的乐队在演奏时,吹鼓手每每有音律失谐之处,即便是微不足道的颤音,或者手劲不足,都不会逃过囚牛的耳朵,再小的失误,也能惹得囚牛暴起伤人,这么做的后果往往是——囚牛把那个出错的乐师吞进肚里。

龙宫里的乐师人人自危,即便是最高明的乐师,演奏时见到囚牛在侧,心里也会惊惶不定,手上连连失误,最终成了囚牛的腹中物,剩下的乐师不敢再演奏,纷纷称病,有的干脆卷铺盖逃出了龙宫。

所有的乐师都受到了死亡的威胁,这时,乐队自动瓦解。

此后很长的时间里,海边娶亲送葬都不敢奏鼓乐,生怕引来海里的囚牛,海边的鼓乐队难以维持生计,都远奔内地去谋生了,囚牛的存在,使海内外的丝竹管弦噤声。

可见,偌大的东海,实在没有通晓音律的人,但是,在囚牛出世前,人人都自称通晓音律的,不论在民间还是在龙宫,乐队随处可见,三五成群的草台班子,演奏着荒腔野调,那是鼓乐最为繁荣的年代。

囚牛在龙宫的所作所为,使龙宫长时间内没有了丝竹之音,龙王大为恼火,施法把囚牛定在了琴头,如今所见的胡琴上的龙首装饰,便是囚牛的真形。

自从囚牛被定在了琴头,龙宫里的乐队又重新组建起来,内中不乏庸手,逃走的乐师们又纷纷回来,各路人马共同组成了新的乐队。

可怜这时的囚牛动弹不得,却要每天忍受这些杂音,它离琴声最近,因为它就在琴头,每一个音节都通过琴身震入它的脑骨,这是对囚牛的惩罚,亦是世间所有心明耳亮之人的共同命运,我们看到的琴头的囚牛,多半是愁眉不展的形象,面对它的痛楚,我们又怎敢轻易拉响琴弦,来加重他的苦难?

在我们的时代,囚牛的苦难是无限的。

从此以后,操琴的庸手日多,南郭先生之流满街奔走。我们开始怀念囚牛,既怀念它在音律上的高深造诣,也怀念它的质朴方正——于它而言,音乐来不得半点虚假,可是如此一来,音乐又难以在大众中间流布,这把囚牛推向了尴尬的两难境地,既誉满天下又谤满天下,这是所有先知的命运。

历史热词搜索: 龙九子 囚牛

相关历史
  • 龙九子之次子睚眦 龙九子之次子睚眦

    睚眦[ yá zì ]:龙王次子,平生好杀伐,可惜生来便逢四海无事,盖世之勇,也无用武之地,好起事端,便存身于兵刃的手柄,刀剑斧钺上的龙形,便是睚眦。

  • 龙九子之三子嘲风 龙九子之三子嘲风

    嘲风[ cháo fēng ]:龙王第三子,好走险地,后来被请上了檐角,成为众多脊兽中的一员,乐于抛头露面的它终于遂愿。

  • 龙九子之四子蒲牢 龙九子之四子蒲牢

    蒲牢[ pú láo ]:龙王第四子,平生爱鸣,与鲸鱼结怨,世人乐见其争斗,至于是非曲直,则无人问津。

  • 龙九子之五子狻猊 龙九子之五子狻猊

    狻猊[ suān ní ]:龙王第五子,平生喜静不喜动,好坐,又喜欢烟火,佛祖见它有耐心,便收在坐下当了坐骑,因此佛座上和香炉上的脚部装饰就是它。